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香港六合波路情况 >
《肖全肖像摄影作品展》开幕 33年前西湖边的4姐妹快现身吧
【发布时间:2022-07-03】 【作者:admin】

  昨天,肖全肖像摄影作品展,在浙江美术馆开幕。展览将持续到明年1月8日,www.xg44.com,由钱江晚报和浙江美术馆共同主办,这也是钱江晚报创刊三十周年的特别展览。

  肖全杭州展的名字,跟他以往的展览名都不一样。这是他“一个冲动”改的,为了送给杭州。

  半年前,我跟肖全在上海“我们这一代”展览见面,大家讨论,如果展览搬来杭州,应该也就是“我们这一代”的巡展。

  那次聊完天,临走前,他忽然想起我是杭州人,有些兴奋:“我对杭州其实很有感情,30多年前,我开始拍肖像,起点就在杭州,那时一直鼓励我拍照的护士姐姐,也在杭州。”

  1983年,当兵的他到海军杭州疗养院疗养,同住的《女篮五号》的摄影黄绍芬、上海电影制片厂的老厂长徐桑楚,成了他的拍摄对象。

  昨天的开幕式,穿着宝蓝色外套的陈岚,和丈夫一起坐在台下。她的包里,装着1991年肖全给她寄的信、照片,“我衷心地祝你不断追求,奋力进取。”

  一个月前,在取展览名时,肖全半夜给我发了条微信:“我忽然有个想法,这次展览不如取名‘肖全肖像摄影作品展’。一来,把30多年的肖像作品来一次集结;二来,我的肖像起点在杭州,代表我对杭州的感恩。”

  展厅正中的陈列柜里,摆着一张老照片。肖全完全还是个大男孩的样子,调皮地笑着。一个中长卷发的护士,站在男孩前面,背对着镜头。她就是陈岚。

  1983年,陈岚在玉皇山路上的海军杭州疗养院当护士,6号楼。那年,在部队当兵的肖全住进了这幢楼,疗养了一个月。这个小伙子浓眉大眼,本来就引人注目,更何况,还一天到晚背着照相机,东拍西拍——80年代,拥有照相机还是蛮稀奇的。

  当时,陈岚的父亲也住在这幢楼里。回部队后,肖全把照片寄给了陈岚,其中有一张是父亲正在看报纸。

  “真的跟我平时看到的不太一样。那个年代,我们觉得拍人物像,就是笑啊,但他能捕捉人的神态,从他自己选取的角度,能反映出一个人心里的东西,让我觉得很震撼。”

  陈岚放下照片,看到了当年她寄给肖全的信。“哎呀,我给你写的信,怎么都在……真没想到,多少年了。”她捂着嘴,不敢相信。

  “但愿能早一天见到你和你的作品……”1988年8月5日的信上,陈岚这样写道。

  时间,已过去快30年了。但陈岚一直关注着他,去年,她在电视上看到肖全的访谈节目,对身边1989年生的女儿说:“这个叔叔,妈妈当年认识,那时候是当兵的,但自己学拍照,很努力,很有想法。你看他一步一步踏踏实实走到现在,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。”

  她在微博上给肖全留了言,兴奋地回来告诉妈妈:肖叔叔21号要来杭州办展览。

  昨天,陈岚看完展览,晚上回到家,给肖全发了一条微信:“虽然有些添乱,但是很高兴看到你的工作状态,也从中更了解了你。全弟,真是为你骄傲。”

  一个月前,肖全提前来浙江美术馆看展厅,我帮他安排的住处,就在美术馆附近的民宿。

  肖全一走到玉皇山路上,忽然停了下来,眼睛发亮了。住处对面,隔了一条马路,便是海勤疗养院,当年的海军杭州疗养院。

  此次杭州展的“缘起”部分,也就是走进展厅看到的第一部分,11张照片,便是33年前,肖全在海疗附近的玉皇山路、南山路上拍的。

  那时候,杭州人还在海疗门前摸螺蛳吃,“有个池塘,种水稻,山坡上种茶树。这一带比较荒凉,晚上8点半以后基本上没什么人,在南山路上散步的,基本上就是穿灰军装的军人。”陈岚回忆。

  所以,肖全镜头下,80年代的南山路附近,有在池塘边洗衣服的大姐,有坐在长桥公园一条破凳子上,想着心事的年轻人。

  昨天为观众导览时,肖全特意在一张“四姐妹”的照片前,停留了很久,讲了许多线月,他不记得是哪一天,下午,他照例出来闲逛,漫无目的地拍照。走到现在的省军区附近,一个小池塘前,坐着四个女孩,她们刚刚抓了很多小蝌蚪、小鱼,倒进一个装水的杯子里,快乐地笑着,阳光正好。

  他对她们这样自我介绍:我是在附近海疗的一个解放军叔叔,我每天都在天上飞。

  肖全认真抄下了每个人的名字:徐曼利、姜玲玲、杜晓晶、郭湧珍。又把自己北京部队的地址,留给她们。

  可惜,后来通信又断了。那张照片,也没法寄给四姐妹。肖全在照片背后,写下了四个女孩的名字,并取了一个标题《被照上了》。

  这次,他希望能找到她们,“现在的你们,在哪里?希望能在展厅里见到你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