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香港六合本期预测 >
26名中国牛散美股“坐庄”被判赔偿5亿元这些神秘交易员身份被曝
【发布时间:2022-07-01】 【作者:admin】

  上次我们谈到,山东王氏兄弟带领16名中国籍交易员在美股市场采用“幌骗”的手段,操纵3000多只股票,获利超过3100万美元(详见《18名中国交易员在美股“割韭菜”,操纵3000多只股票,获利超3100万美元!》),而遭到美国金融监管和司法机构的指控。

  近期,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宣布,美国联邦法院批准SEC对17位中国籍自然人和一名注册于中国香港的机构法人(Forrest(HK)Co.,Limited)作为被告的缺席判决动议。联邦法院最终判决命令王氏兄弟等一众交易员们需连本带利,缴纳逾7500万美元(约人民币5.02亿元)的罚款给SEC。

  2019年10月16日,美国SEC将包括王家利和王晓松在内的18名中国交易员的资产冻结(17名为个人交易员,主要居住在山东,少部分居住在上海,剩余1名为注册在中国香港的机构法人),认为他们通过操纵市场3000多只股票,获得了超过3100万美元的非法收益。www.690586.com

  与此同时,2019年12月23日,SEC修订诉讼状,增加了2名被告和8名救济被告。所谓救济被告(Relief Defendants),也被称为名义被告,是指民事诉讼程序中,未被指控从事违法行为,但获取了源自于被告违法行为财物的被告;他们对该财物并无合法权利,法院可以判令救济被告向原告返还或者交回该财物。

  因中美之间没有签署引渡条约,SEC在2020年要求波士顿的联邦法官对15名中国交易员(王氏兄弟先后在美国被捕)和一家香港咨询公司作出部分缺席判决。

  联邦法院还裁定,所有这些被告都对取消35,603,447美元的“不义之财”,以及5,989,769美元的判决前利息负有连带责任,每人必须支付200万美元的民事罚款。

  这起民事诉讼还将10名中国人列为救济被告,他们有人出借账户给主犯,或把账户给人控制。救济被告指在民事诉讼中被点名的人,并没有因为错误的行为遭到指控,仍需面对索偿。

  法院在6月9日下令,10名救济被告每个人需退回他们在交易之中的盈利,金额从3505美元到533,713美元不等,外加预判利息,总额为1,512,333美元。

  最终判决命令16名中国人被告支付超过7350万美元,10名中国人救济被告支付超过150万美元。

  此前,2021年9月,另一名中国交易员王晓松(Xiaosong Wang)已被判违反《证券法》反欺诈条款,SEC索偿和民事处罚的部分,由法院晚些时候裁定。此外,SEC还对另一名主犯王家利(Jiali Wang)提出欺诈指控。(详见《18名中国交易员在美股“割韭菜”,操纵3000多只股票,获利超3100万美元!》)

  这16名中国籍交易员大多来自山东省,以青岛、泰安、潍坊居多。其中,现年44岁的王家利与关静是夫妻关系,两人住在山东省潍坊市,在马萨诸塞州的韦茅斯拥有一套公寓。关静也是被告中Forrest(香港)有限公司的实控人,该公司已于2019年3月1日宣告解散。

  今年34岁的王晓松是青岛人,在麻省的阿普顿拥有住宅,他与王家利是堂兄弟关系。根据美国开户账户,王晓松在青岛华艺服装有限公司(Qingdao Huayi Textile and Clothing Co., Ltd.)任职。

  除了上述三人在美国有公寓,经常往返于美中之间,夏天到美国避暑,秋天返回中国之外,其他中国交易员都不住美国。其中,有8人来自山东滨州惠民、泰安、肥城、青岛等地,5人居住在上海,按照他们向SEC登记的任职公司,有的是中国大型央企职工,也有上市公司员工,还有在小学学校教师。

  比如,现年36岁的陈爽是中国滨州惠民人,在睿智计算机科技公司工作;32岁的高立荣,就职于泰安泰联新能源公司;35岁的贾同辉居住在上海,就职于上海雅兰广告公司;33岁的贾学杰在泰安华盛通信科技公司工作;36岁的孙鲁俊在上海福临安装工程公司工作;40岁的王外龙住在上海,是宝钢集团员工。

  33岁的王家栋是泰安建工设备安装公司员工。48岁的王嘉峰任职于益阳中心小学;36岁的吴琳琳在泰安红黄蓝亲子乐园工作;35岁的林星在上市公司潍柴动力股份公司任职;31岁的杨勇受聘于上海亿联数码科技公司;40岁的赵建成在上海宝莱特燃气公司上班。

  救济被告中,69岁的关为国家住潍坊(已退休);64岁的刘景全就职于青岛肖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;35岁的刘日善就职于青岛启源工程技术公司;30岁的杨为刚受聘于青岛启源工程技术公司;35岁的翟静如就职于潍坊建和医疗器械公司。

  以上中文姓名和工作单位均为音译,根据麻省法院文件,相关工作信息来自他们在美国开设证券账户时的申请文件。

  这起操纵事件是近年来美国股市较大的操控市场犯罪案件,这伙中国人涉嫌输入大量“欺骗”订单,推动市场后再撤单。虽然每一个合约欺骗者看似赚取的利润不高,但来来回回操作下来,获利相当可观。

  这是一种叫Spoofing(幌骗)的股票市场诡计,这帮山东散户反复操纵3000多只交投清淡的股票,玩转美国市场6年(从2013年起到至少2018年)。直到SEC工作人员靠分解大量数据、分析IP地址,提炼出这伙人用上百个账户互相串联作案的细节,并量化交易对证券市场价格的影响,才抓到这伙人。

  SEC的诉状详细介绍了一些示例,说明他们如何在股市中行骗。通常他们需要利用至少两组证券账户进行操作,第一组简称“帮手”账户,对某只股票虚假挂单,在一个比目前成交价高一些的价位,抛出大量的卖单。

  此时市场上的卖方看到大笔卖单涌现,就会相信价格会往下跌,于是纷纷开始往下修正自己的卖价。在成功将股价压低到自己所设定的价位后,行骗者就会立刻取消原先所有的大笔卖单,反手利用第二组数量众多的账户(简称“获利”账户)提交买单。

  在上述操作中,欺骗者的真正目的是买进,但他们先制造卖出的假象,打压股价后再买进。反过来也一样,先制造出买进的假象,抬高股价后再卖出,以此靠着扭曲、操纵的市场价格非法获利。

  近年来,这类“幌骗”交易让证监所很头痛,更麻烦的是,高频交易采用先进的电脑系统在几分之一秒内进出交易平台,通过使用算法进行大量股票交易,然后在交易完成之前撤单,行骗者实际上也可以显著提高股票价格,因高频交易涉及的数据量更大,查证更难。这些都是普通股民很难预料的,股民以为市场价格是由市场供求决定的,但这一切可能只是假象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